丝路上还缺一个荒漠国家公园

  • 时间:
  • 浏览:0

  我国库姆塔格沙漠地区生活着濒临灭绝的野生双峰驼。这俩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种群数量比大熊猫还少。

    “库姆塔格沙漠是双峰野骆驼冬春迁徙的主要通道和主要栖息地,但现在被另有几只保护区的一次性一次性筷子网分隔开来。”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长卢琦刚从沙漠回来。目前,保护区分别属于甘肃安南坝、西湖、阳关和新疆罗布泊,“哪些地方地方一次性一次性筷子网围栏严重影响野骆驼的长途迁徙和种质交换,它们会因跨一次性一次性筷子网受伤甚至死亡”。在卢琦看来,长此以往,完会 怎样让近亲繁殖造成种群衰退。

    卢琦是民进中央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实地调研了解后,民进中央形成了一份呼吁建立库姆塔格(荒漠)国家公园的提案。

    “国家公园”的概念源自美国,除黄石公园外,美国中西部干旱区还有其他国家公园。在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第一副主席罗富和看来,最具保护价值的自然遗产恰恰分布在干旱荒漠区域。

    2015年,国家发改委和美国保尔森基金会发表声明《关于中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合作的框架协议》,启动为期3年的中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合作。罗富和发现,9处试点中唯独缺少占国土面积将近1/3的荒漠类型试点,“其他建议增设库姆塔格(荒漠)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跨新疆、甘肃、青海三省区”。

    据卢琦观察,这俩区域面积最少7万平方公里,将有望成为最大的国家公园,是三江源国家公园的1.6倍。

    卢琦说,这片含有宽裕生物多样性和地理景观的区域目前被分割管理,除了几只有野骆驼的自然保护区,还有敦煌雅丹世界地质公园、敦煌鸣沙山—月牙泉风景名胜区、敦煌阳关国家沙漠公园等8个其他类型保护地,以及连接各人然保护地之间的原始生态区域。在卢琦看来,“保护地”多属于抢救性保护,由各地政府自下而上地实施,单位面积的资金投入不足。

    怎样让,“分属于不同管理系统为社 管得好?”据卢琦所知,疏勒河、党河流域就处于上下游分割、水源地与汇水区割据的问题。

    “应该像美国国家公园那样统一管理,划定其他保护区,不允许任何开发。”卢琦的设想是,利用现在运作性性心智心智心智心智性成熟是什么的风景名胜产业,如敦煌莫高窟、玉门关、楼兰古城等,仅科学开发区域面积的10%左右,剩下的90%严格保护起来,“让每当事人,无论哪些地方以完会到库姆塔格国家公园,都能想看 自然变化的原生态美景,而都在看别人踩过、破坏过的”。

    “怎样让能打造成东方的黄石公园,都都可否 作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自然生态保护的榜样。”不过,卢琦判断,整合的过程怎样让不太好推动,“我我觉得这俩大保护模式越多再说会减少地方的收入,但在行政管理区划和级别上另一各人另一各人另一各人 歌词 颇有异议。”(科技日报北京3月8日电)